bob登录|球鞋运动装备网,最新潮鞋资讯分享!

微信号:weixin888

BOB体育网潮水趋向如今多是个谁说了都算的工具

时间:2019-12-11 13:25人气:编辑:admin

  当从明星、街拍、博主的商业运作手段入手剖析潮流的诞生时,我们看到了流行背后的精巧机制。但放到一个完整考究的时装链条中,以上助力不过停留于传播环节而已。

  当我们回到真正的高级时装与其所传递的趋势和理念本身,又究竟是谁或者什么从根源上塑造了这些我们最终蜂拥追随的时装主流?换言之,是什么“定义”了何为潮流?更有趣的是,这背后似乎有个新系统正等候着正式上台?

  《穿普拉达的恶魔》里,Miranda Priestly 被她的崇拜者围绕着挑选一条“不那么重要”的蓝色皮带

  在流传甚广的 2006 年电影《穿普拉达的恶魔 》中,有这样一个对时装爱好者而言必然印象深刻的桥段:

  初来乍到的 Andy 看到主编 Priestly 正为筹划拍摄造型而在两条看起来几乎一模一样的腰带中犹豫不决,便不免为这种 “毫无意义的愚蠢举动” 笑出声来,主编 Priestly 回头答应她道,“......你认为你(通过购买你身上这件蓝色毛衣)做出了一个将你与时装产业隔绝开来的选择,但事实是,这个蓝色代表着数百万美元的投入和数不尽的心血,正是这间房间里的人为你从太多东西中选出来了这件毛衣。”

  主编将天蓝色、松绿色如何在Oscar de la Renta、Yves Saint Laurent 等一众大师手中初现于时装并尔后实现流传改良、平价品牌的跟进娓娓道来,勾勒出了一个在长期媒体宣传中已被大众所大致了解的传统的潮流孕生体系——从邀请制度管理森严的巴黎高级定制沙龙开始,合乎情理的逻辑始终是从位高权重时装屋设计直接出发,递交媒体和高级时装的直接零售商,垂直化的结构层理分明、信息准确。

  即使是看起来为这一体系注入“预谋” 干预因素的趋势预测行当,也更多像个理论中的神话。在该领域的专家 Lidewij Edelkoort 说,“趋势预测这门行当就好像是对未来的考古学。”

  从色彩而言,国际权威彩通(Pantone)公司透露,其对流行色的选择往往基于对过去一年社会及媒体报道走向、艺术及时装史上过往风潮重现可能性、艺术及建筑等领域整体导向的综合。

  面料方面,囿于技术上的特殊性,由面料生产商自己掌握了相当的权力,旗下尚未经营有自己工坊的品牌只能以新面料技术来创作新品,精细蕾丝、数码印花、3D 打印的一次次的风潮更替,便体现了面料领导潮流的优越性。

  经营环境上,更是“人手采摘”。“我们有大概四五十人,曾总是在巴黎的丽兹酒店开上几天会议,选出那些我们认为有着流行潜力的元素作为潮流并为它们编写故事、场景,这些成果最终被转化为媒体材料、店铺橱窗,成为趋势。” 曾任知名百货 Bergdorf Goodman 时装总监的 Robert Burke 向《纽约时报》这样说到,“我们曾毫无疑问地掌握着开启流行信息的那把钥匙——这还不过是不到十年之前的事情。”

  与其兄弟 Julian Worth 共同创立知名趋势预测机构 Worth Global Style Network(WGSN)的 Marc Worth,将这家影响着旗下包括 Coach、H&M、Kate Spade 等超过七万个品牌企业或个人订阅者的企业股权售出,Marc Worth 本人则转型以顾问身份为品牌提供必要的创意支持,他坚信,即使面料厂商、色彩分析工作室、数据分析机构等机构有意策划组织、幕后主导的 “预测” 都已经显得颇为可笑——它们依然无法抵抗在近些年来尤为活跃的、体系中由下而上的变数,官方所声称的 “趋势总结” 于是沦为更多像是一个对潮流演变的追踪而已。

  2010 春夏的 Burberry Prorsum 首开时装秀场直播先河,进一步扩大了由 NowFashion 提供实时走秀图片和社交媒体上嘉宾自主拍摄内容等所创造的、便于任何人迅速得到时装秀信息并作出自我判断的窗口,这在直接冲击专业时装媒体报道权威性的同时,饱满视觉新鲜感对购买需求的必然刺激作用也被伺机而动的快时尚集团所抓住,其分析部门几乎与前文提到的专业媒体、高级百货共同开工,继而通过其近十条甚至以上的产品线将一个满含心血的时装创意的风头抢去。

  当然,高级时装终归与时尚所面对的客户群体不尽相同,但试想,曾经品牌联合媒体将一个时装创意的曝光度小心翼翼地维持在一个恰好的数量和速度之上,正是为了在挑起购物欲的同时,维持自己的既有形象。如今介入战场的快时尚则深知,全媒体的爆发的时代里,不再有一篇报道——无论这个媒体或媒介是什么——足以成为消费者买单乃至进店的动机,于是渲染也趋于狂热,数倍扩大了一个时装创意在公众面前的出现频次。无论消费水平几何,待到整个公众群体看到高级时装最终上市时,已经集体处于意兴阑珊的审美疲劳,这从售卖情况和形象价值的角度对高级时装在趋势上的话语权形成了双重打击。

  面临着这种困扰与惶恐,时尚品牌的 “秀后即买” 手段不妨也被看作一种应对——相对于有些逻辑混乱的 “从快时尚手中夺回市场”,这更多是一场关于信息制高点、趋势话语权的复辟战争。

  时任趋势预测机构 NellyRodi 主管的 Le Louët 则在去年三月的采访中向时装商业评论(Business ofFashion)提出另一种建设性观点:“在乱象下,大型时装品牌转而去经营自己的品牌形象也是明智的决定,即你如何和其他大牌区分开来。至于所谓潮流、当季主打款式则是用来去说服、呈现给客户你的品牌如何理解当下的变化。” ——这样来讲,真正想去寻找那个真正足够新潮、足够强大、 足够刺激并辐射到广大人群之中的、创意人本人又有着十足本心全力以赴的潮流发力点,时装行业将目光最终投到了尚未受到太多商业搅扰的年轻设计师身上。

  现实的观察也显示着,超长袖管的风潮由 2014 年诞生的品牌 Vetements 一手领衔,一系列以宽松廓形等为标志的青年文化时尚的 “幕后主使” 也不必赘述。

  近些年来,明显的,LVMH 大奖、羊毛标志大奖、英国时尚大奖连带上中央圣马丁设计与艺术学院等重要时装院校的毕业展演在主流时装媒体上所占据的篇幅愈发拓展,各国相关协会、主要时装刊物也通过赞助支持年轻设计师办秀的方式让更加新鲜的面貌去为时装注入力量。

  深究这一现象,从评委名单到获奖者此后转战大品牌的路数安排,我们完全有理由将这视为传统时装财团、时装评论人等老派声音的新一轮幕后发力,试图以轻巧的方式为流行话语权征战。此外,除去对新生力量的选择和“操控” ,我们也始终不应忽略传统产业架构相对新媒体、快时尚而言难以比拟的专业感知力、系统协同性,其产出的打包完整的审美图像往往可以隐形漂浮于我们的审美价值之上。

  十余年之后,《Vogue》巴黎版已连续数月刊载新一代摄影师中翘楚 Harley Weir 的作品。评论家Alexander Fury、影像工作室 Show Studio 等则通过全媒体的开工将  Mary Katrantzou 等一众伦敦先锋设计一路加持至高位,当 Tim Blanks 在 Craig Green 发布到第三季时已经坦然下笔其展演是“将载入时装史上的一个重要时刻”,也正是伦敦等时装中心以外城市开始大规模引入 Craig Green 作品至货架上之时。

  我们看到一个新的 “包裹” 已经正式包装完毕了,那么即使我们不再肯于静下心来研读一篇动辄千字的严肃时装评论,只要我们站在输送带的这一端,便永远都会收到一些什么。

  最后,谈及潮流最终通过消费的实现,还有一点我们必须明白——在时装的问题上,我们消费的从来不仅仅是 “它是什么”,而是 “它代表什么”。

  由从趋势预测公司到独家报道媒体,层层谨慎交递的锁链状潮流体系背后,隐含着的是一种颇具精英主义的时装隐喻,即潮流所服务于的消费者群体有着通过购买这些仪式感极强的作品而代表身份、象征品味的需求,精准的运作高级而体面、正合其意。时下,时装则无疑被中产阶级化了,不仅仅是急转的速度消解了其中神秘,时装也在社会中被认为理应为更多人和更为轻松的生活趣味而服务,它对身份、阶级的区分功能则日渐式微,成为泛生活化、社会化的产物。

  以 “音乐节时尚” 为例,独立音乐在近年来实现普及, Kendall Jenner 等一众影响力出众的时装偶像亦扎堆 Coachella 音乐节,这直接地让包括针织比基尼、波希米亚风格长裙等作为 “IT 单品” 迅速发酵、一步跃升第一梯队的潮流阵营。它们甚至最先涌入快时尚的货架,尔后才有高级时装品牌的应需思考、成熟完善。

  有人的地方便成圈子,一年两季成千上万的作品接连发布,其中也不可能没有孰轻孰重、孰优孰劣的判断。兴趣极度分化,权威迅速流失,我们更多地愿意将这概括为潮流的语义扩展而非消失灭绝:今年春夏的 “横须贺夹克” 微观如一个连面料都设限明确单品,前些季的 “Normcore” 则又庞大如一个表现形式丰富的生活方式。

  在公众理解力提升的媒体环境之下,我们可以明显察觉到潮流的可操作性正逐渐增强,任何小众媒体、任何独立个人对同一个当红事物的不同解读都可能衍生为一个更为具象的新鲜潮流,获得自己的观众,本质上依然根植于上述产业、社会影响的潮流也借此重装了门面,实际上更为深刻地渗透入我们的生活之中。BOB电竞官方网站

标签:
相关资讯
热门频道

热门标签